<center id="qeooa"></center>
<code id="qeooa"><small id="qeooa"></small></code>
<optgroup id="qeooa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qeooa"></center><center id="qeooa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qeooa"></optgroup>
您的位置 : 模板文学网 > 小说库 > 重生 > 我的娘子是暗探

更新时间:2019-11-02 10:52:24

我的娘子是暗探 已完结

我的娘子是暗探

来源:新云栖作者:秦尤许分类:重生主角:江语暮关山远

甜宠新书《我的娘子是暗探》由秦尤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语暮关山远,内容主要讲述:西卫暗探江语暮重生了,可是为何这一世许多事都与上辈子不同了?盗公文、暗杀叛徒,一切都有了新的轨迹。只是,怎么哪儿哪儿都有同一个人出现?江语暮:你到底是谁的人?他:我一直是你的人。待到揭开层层迷雾,江语暮才惊觉可以信任的人原来一直在身边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脑中的想法多到要爆炸,难以抉择之时,江语暮身旁的这棵树上的鸟不知被什么惊起,拍打翅膀的声音同样惊到了沈尊豪,江语暮还来不及藏身就见沈尊豪猛地转过头来,下一刻已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,电光火石之间江语暮被什么人拉了一把,同时一柄袖箭刺入了肩头。

沈尊豪已经站起身来,他的袖箭暗地里已经练就的出神入化,方才如果不是凭空出现的那个人,树旁的那个已经被袖箭命中心脏而亡。他怕对方认出他的声音,于是只得不做声响的准备另一只袖箭。

江语暮也不敢出声呼痛,正要转头看是何人出手相救便被那人携着向树林外跑去。沈尊豪显然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活口,紧紧的跟在了后面。

救了江语暮的人脚程相当快,想来是练过不少年的轻功,江语暮被他带的好像要飞起来,数次想要看是何人却只能专注于脚下的路,一口气进了城,沈尊豪越好像越追越近,待到又一把袖箭从耳旁呼啸而过的时候,身旁那人一把拔出了江语暮肩上的袖箭反手便朝沈尊豪掷了过去。江语暮生生把嗓子里的那声痛哼忍住,跟着那人连钻了几条小巷子,那人才稍稍慢了下来。

沈尊豪似乎没有追上来,大抵是被那袖箭拖累了速度,又或者是跟丢了方向,想来这功夫他会再装上一只袖箭,如若再同他碰面,必定是非死即伤。

江语暮总算分出心来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着带她不停奔跑的人,却差点出声要喊他的名字,想到眼下的处境,只得再次忍住了。

听着关山远在身侧仍旧平稳的喘息声,江语暮不禁暗想,她自诩也经过了四五年的训练和两年的磨炼,怎么竟然会被跟踪都没有发觉?想到这里心里却又是一凉,如果沈尊豪也是训练有素的暗探,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她的跟踪?如果他发现了,那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?他也发现了关山远吗?他是故意引她去杜越坟前然后杀了她?

江语暮正胡乱想着,关山远却突然带她停了脚步,低声催促道:“快开门!”

江语暮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她租住的小院,所以果然从一开始关山远就跟踪了她?不然他何以知道她住在哪里?匆忙掏了钥匙出来开了门,二人又快速的插了门,这才往屋里走去。

点好桌上的蜡烛,关山远这才低头去看江语暮的伤势,江语暮正捂着伤口坐在桌旁,脑中仍想理清些什么,却又什么都理不清。

“有靠得住的大夫吗?”关山远看着从江语暮指间汩汩而出的血道。

江语暮摇头,关山远将江语暮受伤一侧的外层袖子撕了下来,一面紧紧的缠住伤口一面说道:“我方才只想到那袖箭不能带到附近来,却没想到会流这样多的血。你先休息一下,我出去处理一下门外的血迹,很快回来。”

江语暮看他匆忙要走,终于开口道:“你不用回来了,免得连累你。”

关山远却没听到一般嘱咐道:“我会跳墙进出,若是有人敲门你不必理会。”

江语暮还想阻止他回来,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他匆匆出了门去。

江语暮心里却有些异样,她不习惯在不熟识的人眼中看到对自己的关心,何况算起来关山远于她这是有了救命之恩,她更不知要如何面对他了。

静了下来只觉伤口剧痛,沈尊豪为什么会在没有搞清来人是谁的时候就痛下杀手?不管他是谁的人,难道就不怕错杀了自己人?如此心狠手辣,他真的是自己人?

江语暮盯着烛花出神,关山远又是在什么时候跟上她的?他对自己的事又了解多少?到目前为止,他似乎是帮着她的,然而就连关山远自己都说过,不要相信所看到的。明明她是重新活了一次的人,许多事应该看得比其他人更清些,可她自己改了上辈子的生活轨迹,一切好像都不一样了,那她所经历的上辈子,还能为这一世提供什么线索?

正胡思乱想着,关山远匆匆推门而入,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。

“清理了一段路的血迹,”关山远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压低声音说,“我原想请个我信得过的大夫过来,又怕你信他不过,所以只拿了些创伤药来。”

关山远又拿起桌上的药瓶:“你现在需要尽快敷上止血。”

江语暮点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,你快走吧!”

“你自己上药?”

“我可以的。”江语暮肯定的说。

“把你安置好我再走,”关山远站起身,“你这身夜行衣也需要处理掉。”说完,关山远便上前解绑着伤口的衣袖。

江语暮向后躲了一下,再次重申:“我自己可以。”关山远同她的距离让她不安,虽然俩人刚刚并肩逃跑,甚至跑的时候关山远还搂着她的肩,可危急的情形已经过去,江语暮不觉得二人还有什么需要离得这样近。

关山远觉察到她的抗拒,看着江语暮的眼睛道:“你可以让你信任的人来照顾你,我跑腿去请也没关系,但是你一个人,不可以。”

“我只信任我自己,你可以走了!”江语暮捂着肩说道,虽然已不再是前朝的授受不亲,虽然不太讲究男女大防,可让她在什么男人面前露出肩来,她是一万个不肯的。

关山远叹口气:“你去里屋自己上药,我就在这屋等着,等你收拾好了我再走。”

说完便端起蜡烛往里屋走,江语暮见他做出让步,也只得由他去了。

一切都比江语暮想象的要难,哪怕受伤的左肩不动都会让她疼的直倒抽冷气,莫说要配合着右手将衣服一件件脱下。这几件带血的衣物必定不能留了,她一面脱一面用衣角去擦拭涌出的血,以免沾染到别处留下证据。

倒了些许药在伤口上,却很快被血水冲开,想来是一番动作下来,血流的更多了。江语暮咬着牙将伤口周围擦拭一番,索性将那一瓶药粉全倒在了伤口上。上药容易,缠绷带却难,大概是关山远等的太久,忍不住轻声问:“怎样了?需要帮忙吗?”

小说《我的娘子是暗探》 受伤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架空小说
  2. 贵族小说
  3. 神仙妖精小说
  4. 现代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澳门太阳成集团_澳门新太阳集团城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