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qeooa"></center>
<code id="qeooa"><small id="qeooa"></small></code>
<optgroup id="qeooa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qeooa"></center><center id="qeooa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qeooa"></optgroup>
您的位置 : 模板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婚途绝爱

更新时间:2019-11-21 11:36:39

婚途绝爱 已完结

婚途绝爱

来源:掌中云作者:布丁分类:言情主角:洛善儿延灏远

主角是洛善儿延灏远的小说是《婚途绝爱》,它的作者是布丁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一次意外她在夜里捡了这个男人回家,却没想到引狼入室 。原以为人生中不会再有他的出现,却没想到她居然阴差阳错的成为这个男人的私人看护……更狗血是,她居然还怀上了这男人的孩子……原以为他就算恶魔也会看在孩子是无辜的份上让她生下,可没想到他却只有一句话:“打掉它,你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。”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好在洛善儿及时伸手抓住了一侧的栏杆,这才避免了滚下去的悲剧。

尽管如此,洛善儿还是跌下了三层台阶,也幸亏现在是冬天,她穿的比较多,摔得也不算很重。

但是,她给延灏远和自己打的饭菜,却全部被打翻在了地上。

洛善儿一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给打蒙了,她不明白,好好的,廖莹莹干嘛要打她。

等她意识到脸颊上传来**辣的异样时,洛善儿这才反应过来,目光不善的盯着廖莹莹。

“你干什么。”

她虽然偶尔听诸葛笑笑提起过廖莹莹的一些八卦,但除了今天她们两个被共同选择作为延灏远的私人看护之外,她跟廖莹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,更不用说和她之间会有过节了。

“干什么?哼,洛善儿,我还以为你有多清纯呢,到头来还不是到处勾引人的**货色。”廖莹莹双手环在胸前,将她的波涛衬得更加汹涌。

廖莹莹高傲的扬着头,望向洛善儿的目光里满是不屑。

“洛善儿,你以为就凭那些消息就能够打垮我,好一人独占延先生?我告诉你,做梦!只要有我廖莹莹在一天,延先生他就只能是我的。”

就算洛善儿再傻,也绝对能听出廖莹莹这话是什么意思了。

合着廖莹莹以为医院那些关于她不好的传闻,都是她洛善儿故意放出来的,而她的目的,也是为了和廖莹莹抢延灏远那个恶魔。

呵,当真是可笑,不过她也不想多跟廖莹莹解释些什么。

洛善儿拽着一侧的栏杆,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,然后扬起下巴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麻烦你管好你的延先生,少让他来招惹我。”

说完,洛善儿便径自踏上台阶,不再看廖莹莹一眼,侧身离开了这里。

洛善儿去找了个冰袋来敷脸,等到红肿消得差不多了,这才再一次去了食堂,打了两份饭菜回来。

等到她再回来的时候,时间距离她上次出去已经足足过了一个小时。

她刚一走进来,就察觉到房间内的气氛不是很对。

“你是属乌龟的吗?去了一个小时零七分钟才回来。”延灏远目光冷冷的盯着洛善儿看。

洛善儿悻悻的笑了笑,却扯的她嘴角有些疼,心里暗叹那廖莹莹的手劲儿可真够大的。

“没,我只是一不小心把饭菜打翻了,所以又重新回去打了一份,这才浪费了点儿时间。”洛善儿只好陈述着一部分事实,她并不打算把刚刚廖莹莹打她的事情告诉延灏远。

先不说延灏远会不会因此而对付廖莹莹,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多事的人。

更何况,她要真是告诉了延灏远,恐怕他只会在一边嘲笑她才是,怎么可能会替她打抱不平呢。

洛善儿手脚麻利的把延灏远的那份饭菜摆好,然后自己乖乖的退到一旁,窝在沙发的一个角落,吃着自己的饭菜。

只是,她还没来得及吃上几口,就听到床上那尊大爷开口说道:“过来喂我。”

喂他?没毛病吧。

洛善儿一边保持着往嘴里扒饭的动作,一边挑了挑眉头,朝着延灏远望了过去。

延灏远此时已经把手里的电脑放在了一旁,正摊着手,目光灼灼的盯着洛善儿,那架势就像古代等着小宫女服饰的王者一样。

洛善儿真的是怕了延灏远,生怕他在生出其他的幺蛾子,只好匆匆的又扒了几口饭,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过来,拿起筷子,喂着眼前这尊大爷。

“呶,吃吧。”洛善儿没有好脸色的夹起一根蔬菜,递到了延灏远的嘴边。

延灏远却别头,看也不看到了嘴边的蔬菜,目光盯着饭盒里的肉,说道:“我要吃肉。”

洛善儿只好听话的把蔬菜放了回去,夹起一块肉递给了他。

延灏远虽然乖乖吃了肉,可偏要做出一副十分嫌弃的模样,皱着眉头道:“这是人吃的东西吗?肉质这么硬。”

听着延灏远这么说,洛善儿十分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,嘴里小声的嘟囔着:“这已经是医院最好的饭菜了,平时我们吃的可要比这难吃多了。”

延灏远目光闪了闪,他虽然颇为嫌弃这饭菜,但无奈也确实是饿了,乖乖的没有找洛善儿的麻烦。

这一顿饭的时间过的极为的缓慢,等到延灏远吃饱喝足的时候,洛善儿的那份饭菜早已经凉掉了。

洛善儿无比哀怨的瞪了延灏远一眼,可那家伙此刻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脑里的资料,根本没有接收到洛善儿的目光,否则恐怕他只会再小小捉弄她一下。

无奈,现在这点儿,食堂早就已经没人了,洛善儿只好就着些热水,将就一下,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了。

到了晚上大约九点左右,宋俊杰作为主治医生,要来这里进行例行查房。

而洛善儿则事先躲进了洗手间里,直到宋俊杰离开,这才出来。

她暂时还没有想好,要怎么去面对宋俊杰。

“怎么?你害怕见到那个宋医生?”延灏远笑着开口。

洛善儿摸不准延灏远的脾气,有时候冷的像个冰人,有时候又笑的像个狐狸。

但不管是冰人还是狐狸,她洛善儿统统都惹不起,所以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坚决不顺着他的话说,谁知道他会不会又给自己暗中挖坑呢。

洛善儿把托盘放在桌子上,打算给他清洗一下伤口,换一下药。

延灏远也极为难得的配合着,毕竟受伤的是他自己。

洛善儿小心翼翼的拆开他大腿上的纱布,用棉球沾了双氧水,给他清洗着伤口。

他大腿上的伤是被人用刀砍的,伤口不算很深,没有伤到动脉,但伤口却足有七八厘米那么长。

虽然伤口已经被缝合了,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恐怖,那么的触目惊心。

洛善儿极为专注的给他清洗着伤口,并没有因为他是延灏远而故意暗中做什么小动作。

作为护士,她公私还是很分明的,就算他再怎么讨厌眼前这个男人,她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他做对。

毕竟,延灏远的伤好的越快,她也就可以越早的离开了。

虽然辞职暂时被延灏远给压了下来,但洛善儿想,只要等延灏远一出院,她还是会选择离开的。

经历过失望痛苦的人,是不会让自己随便拥有希望的。

“其实,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种人。我那天晚上把你带回家,真的只是以为你发烧了想要去救你。”

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,但洛善儿还是无法忽略下午延灏远那么伤人的话。

她不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尊严的女人,她不是。

洛善儿轻轻叹了一口气,苦涩的笑了笑。

她也不明白自己这个时候会什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
洛善儿不再言语,嘴角挂着一抹苦涩的浅笑,换好药后,认真的给延灏远缠着纱布。

虽然洛善儿那句话很轻很轻,像呓语一样,但还是被延灏远听了进去。

延灏远的目光开始打量着眼前的小女人,柔和的米白色灯光洒在洛善儿的脸颊上,照的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。

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不同的,但他也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
看着洛善儿那微微皱着的眉头,延灏远下意识的伸出手,轻抚着她的眉心。

这过于亲昵的动作,让两人都蓦地一怔。

延灏远及时收回手,脸色有着些许的不自然,他也真是鬼迷心窍了,竟然会想着要她开心一点儿。

而洛善儿则略显手足无措的怔怔的望着他,她不明白这男人究竟又是哪根筋搭错了。

“你的脸是怎么回事?被人打了?”延灏远瞧见洛善儿脸上微弱的五指印,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不好了。

竟然有人胆敢动他的女人。

洛善儿急忙低下头,小声说道:“没,没事的。”

“嗯,药已经换好了,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注意不要压到伤口。”洛善儿匆匆把东西收拾好,站起身想要离开。

但延灏远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

“老实说,谁打的你。”延灏远的语气听上去是那么的冷,洛善儿知道,他又生气了。

唉,这男人的脾气,简直比天气还要难以捉摸,这天气变化好歹还有个天气预报呢。

洛善儿把东西收拾好,这才随意的回答道:“我就算告诉你是谁打的又怎样?那然后呢,你是会替我讨回公道把这一巴掌还回去,还是想要取笑我这样的女人自作自受?”

“延灏远,我虽然不知道你把我留下来究竟是为了什么,但我告诉你,你可以用宋俊杰来威胁我一次两次,但终究会有我厌倦这招的时候,我是迟早会走的。”

洛善儿很讨厌延灏远这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做事方法,她现在既然打算暂时留下来,有些事情,她还是想要跟延灏远说清楚的好,省的他以后再拿这件事来伤她。

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我洛善儿不是你口中的那种女人,我有自知之明,不会因为那一晚的关系,就故意死皮赖脸的抓着你不放,更不会打着你的名号去招摇过市。”

顿了顿,洛善儿抬起头,望向延灏远的目光满是真挚,“那晚的事情,就当作它完全没发生好了,至于我打你那一巴掌,我向你道歉,我只希望,以后你不要再总是故意来捉弄我,找我麻烦了。”

小说《婚途绝爱》 第18章 服软道歉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科幻小说
  2. 宫廷小说
  3. 现代小说
  4. 古代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澳门太阳成集团_澳门新太阳集团城网址